THE-alive

我是她哥哥

也许是为了找到父亲,赛罗比任何孩子在训练时都要认真刻苦。
“爸爸,我会让你骄傲的!”
可每当看到别的小孩在父母身边撒娇,赛罗心里被不好受的滋味充斥着。
时间在赛罗不断艰辛训练中流逝。赛罗逐渐强大起来,人们对他也失去了兴趣,那些不懂事的小奥把欺负对象换成了一一奈伊!
“把她赶走,怪物!”
“哪来的怪家伙?"”
“听说她是在战场上捡来的。
“哈哈哈,不管怎么样,日子不无聊喽!......”
名为奈伊的孩子已经4岁了,刚熟悉环境的她面对小奥的为难不知所措,断断续续地小声回答:"我叫奈伊,不是....怪物.......想和你们做朋友……”

在赛罗6岁之前,他还没有和奈伊见过
面。就在奈伊4岁生日这天,她本是想试试交朋友的...而刚好路过的赛罗碰见了这一幕。
赛罗看着奈伊,仿佛见到了2年前的自己.明明那孩子什么也没做错……赛罗自己也没发现,他握紧了拳头。
“喂,最好把你那要扔向她的石头放下!”赛罗忍不住地吼道。
“哟!怪胎,看到这个怪物受欺负火很大吗?”领头的孩子轻蔑的看着罗。“就是,你是她谁啊?多管闲事!”另一些孩子仗着人多,在一旁帮衬。
“我是她的哥哥!”赛罗也不知道为什么
自己要这样说,只是看到奈伊有种让人心安的感觉,像是家人,有着相同的命运。而且,当初,他也在那场战争中。

(忘了之前更到哪。。。总之先从这看吧,还有很重要的一点:这里不是写赛罗多惨多惨的!看后面就知道。)

这里是失踪人口回归。
很久没更新了,我是THE-alive,是奥迷,在写奥特曼同人文。欢迎找我聊天。以后会把自己写的文章搬到这里。
图片是画的自己形象代表。。。(嘴里叼的是糖!)

无脑贝赛文

  赛罗和贝利亚的第一次见面就不太友好,好吧应该说很不友好。
  那年赛罗刚入学,才刚到校门口呢就看到了自己的老爸,所以蹦跶蹦跶地就过去了。结果走近了,才发现身为教导主任的自己的亲爹在某个学生吵架呢。
  其实赛罗第一反应是:哇,这学长可厉害,胆比自己还肥,想当初现任自己班主任的凶巴巴雷欧都对自家老爹敬畏得不行。
  但怎么说赛罗可是个超级父控啊,所以他第二反应就是愤怒 非常愤怒:好啊,我说今天老爹怎么不送我上学呢,原来是到学校来管你!
  怒火那是噌噌地在赛罗心上蹿,得,怒气值满了,赛罗拔下头镖就向着那学生张牙舞爪地打过去,神似发了狂的兔子……
  当然,结果是俩熊孩子一起被罚站墙角了。
  赛罗很委屈,因此记下了害他犯事的那个人 几乎是把他样子刻进骨里鸣在心里了。
  
  赛罗升入初中,成绩不怎么滴,被自家老爹和到现在都管着自己的小学班主任罚是常有的事,不过赛罗倒是挺开心的,因为赛文训他陪他的时间也多了。“胡说,看我被打得涕泗横流的你说我开心?!”来自某兔子的咆哮。
  被罚多了后,赛罗的脑子像是突然一下子开了光,成绩一路飚升,还跳了两级,直接读了初三。
  分去新班那天,赛罗在门口看到了被自己刻进骨铭在心的人。
  “赛罗,你坐贝利亚旁边。”老师指着赛罗盯着的某人说。
  正和某人互瞪的赛罗被老师喊了好几天才反应过来——什么?贝利亚是谁啊?哦哦,那个一身红和黑的变态,啥?是他!还要坐他旁边?!
  赛罗撇撇嘴,老大不情愿地坐到了贝利亚旁边。
  没想到,贝利亚翘起二郎腿,把凳子挪到离赛罗远点的过道上,还说了句:“我不想和他坐。”
  赛罗不乐意了,爆脾气就来了 跳起来就吼:“你个自大狂,谁想和你坐了?!”
  教室里的学生们和老师吓得一愣一愣的,看着这对冤家打得教室鸡犬不宁,鸡飞蛋打,鸡犬升天……然后引来了隔壁班的雷欧和顺路来探班的赛文。
  最后这俩货又被罚站墙角了,顺便顶个凳子。
  坐了同桌一学期后,赛罗不仅和贝利亚没融洽,反而是水火不容。
  贝:“你过线了。”
  赛:“胡说,明明就是你!”
  贝:“你眼瞎还是怎么的?”
  赛:“说谁瞎呢?你个红眼睛!”
  贝:“说你呢,兔子你学猴窜天啊?”
  赛:“死变态!”
  贝:“臭小鬼!”
  日常的吵架已经让周围的人习惯,而且他们很神奇地吵到了同一所高中……
  风和日丽的某天上学日,某高中校门口狂风大作,闪着一道又一道光波,连门口摆摊小贩这样顽强的生物都逃得一干二净。闹事着正事某兔和贝某某。
  “贝利亚,你给我让开!”
  “不让你能怎样?”
  “这周我已经被你害得迟到四次了,再迟到那俩老头就饶不了我了!”
  “关我屁事。”
  叮铃铃一声响,他们的打斗停止了,赛罗绝望到扭曲着呐喊:“kao!贝利亚!”
  贝利亚满意地叉会腰,幸灾乐祸地说道:“赛罗,5次了,以后也加油哈,嚯哈哈哈哈……”
  然而贝利亚忘了自己挡着赛罗所以也……
  熟悉的墙角熟悉的人,只不过这次顶的是桌子……
  同学们是习惯了,可老师看不下去 ,趁着开班会的当儿,老师问下面坐着的一群人:“有谁愿意和赛罗或贝利亚换个位置吗?”
 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,并没人回答。
  赛罗清楚地听见有人嘀咕:“俩怪胎谁愿意啊。”
  赛罗“切”了一声,贝利亚“啧”了一声,还神同步地翘起二郎腿,“这个座位,我还偏就不换!”
  后来?他俩坐到了毕业。
  再后来?喏,他俩还是同桌,民政局桌边坐着呢。
  “死变态你挤着我了,过去点!”
  “哟,臭兔子回家有你好受的,过去什么,挨近点,来,笑一个!”